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我赶紧解释,只是把手机放在卧室充电,所以才没接到电话,

并没遇到快递骗局。

「麻烦你白跑一趟了?」

许成摇头,「没,是我太紧张,想多了。」

帮我把地上的周然扶到沙发上之后,许成便开口道别。

「你这没什么事的话,那我就先走了。」

我跟上去,把人送到门口。

但在他转身迈出一步之后,却又回头,说,「可以冒昧地问一下,那位……是你的什么人么?」

他说的显然是周然。

可已经分手的前任,忽然找上门,总是有些奇怪。

我还不想让自己的私人感情成为办公室八卦,所以便撒了个谎,

「亲戚家的孩子,跟父母吵架,离家出走了。」

许成看了一眼门边的行李箱,像是松了口气,笑着说道,「青春期的小孩都这样,动不动就离家出走。」

我随口附和。

送走许成,关上门才发现沙发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。

正直勾勾地瞪着我。

「程婉,谁是你弟弟。」

他烧得声音沙哑,浑身脱力,却还是不服输的地用胳膊撑着身体坐直。

「还有,那个男的是谁,你新男朋友,你是为了气我跟他在一起,还是真喜欢他了……」

他呼吸有些紊乱,被帽子压乱的刘海垂下来,在脸上投下了一小片阴影,

像只被抛弃的小狗。

我别开眼,不去看他。

「私闯民宅是违法的,你现在就走的话,我可以不报警。」

他却固执地盯着我,站起来又问了一遍,「那个男的,真是你的新男朋友么?你是为了他才来的深城?」

他瘦了些,脸上的轮廓较之前更分明了。

我退开一步,走出了他身高投下的阴影。

说,「是,我很喜欢他,所以你现在的所做作为严重地干扰了我的生活。」

「我不信,你在骗人。」

他眼神哀伤,声音也微不可察地发着抖。

我却笑了笑,勾起唇角看着他,「我骗你干什么,周然,你不会真以,你很重要吧?」

「像你这种条件的,听说花钱包月都得五千起步,白嫖了三年,总得对你好点……还是说,你误会了,真觉得我特别喜欢你?」

面前的人瞬间白了脸。

眼底的情绪,也由哀伤缓缓转为了难以置信,最后是愤怒。

我倚在墙边,看着他狼狈地拖着行李箱离开。

下楼梯的时候,甚至连头都没回。

之后才拿起了桌上的手机,切断电话,回复短信。

「他走了,应该也不会再来了。」

那边秒回,「都听到了,感谢程小姐配合,视频已销毁。」

还发过来一份声明。

写着如果日后视频流出,对方全权负责,还要进行巨额赔偿。

我没看,直接删掉了对话框。

之后手脚冰凉地蹲在地上,用手捂住了脸。

这条消息是我在路上收到的。

联络我的是赵子琦。

她发给了我一段视频,一段我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被人看到的视频。

记录着我最难堪,最无法忘怀的过去。

当年读大学的时候,我做的第一份兼职,其实是在KTV当前台。

有个男人喝醉了酒,叫我带路领他去厕所。

我当时年纪小,没经验。

真的以为只是带个路。

可绕到走廊拐角的时候,他却忽然凑过来开始摸我。

我吓坏了,又哭又尖叫,还喊着要报警,那人见我反应剧烈才终于醒酒,意识到我可能真不是陪酒的。

怕我去报警。

便掏出五千块,扔在了我面前,叫我别声张。

五千块。

刚好是我一年的学费。

可以让我有底气辞掉KTV的工作,不再上夜班。

可以让我在至少一年内不用为了凑学费四处奔走,少打几份工。

可以让我好好学习,努力冲击奖学金,在课余时间找一份更从容的兼职。

我接了那沓钱。

回学校的路上不停地给自己洗脑,说,「反正只是摸了几下,没发生更严重的事,五千块不少了,也算是祸得福,反正以后都不会再去那个地方了,也永远不会再见到那个人……」

可哪怕如此。

那天回到宿舍之后,我还是洗了很多次澡。

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会生理性地恐惧每一个戴眼镜又肥胖的中年男性。
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