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水灵艰难的拔掉氧气罩,看了一眼因救治患者被传染而不停咳血的母亲,又看了看右边因追捕歹徒断了三根手指又中数刀的父亲。

而自己当志愿者时被不听话的人给扒了口罩,因此被传染,她心里不甘的怒吼,为什么好人不长命?

噗她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陷入了黑暗。

朦胧中听见一苍老的声音说:功德圆满,时空轮回。

水灵只觉自己狠狠的下坠摔在了什么地方,她猛的睁开眼睛坐起来,眼前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,她摸摸脸,热的,自己又活了?

可是一想自己的爸妈都没了,她不由得哭出声来,呜呜爸爸妈妈水灵一个人活有什么意思,你们不要抛下我啊

这时,她左右两侧各传来男女的声音。

小铃铛爸爸在这儿。

小铃铛妈妈在这儿。

水灵,瞬间停止哭泣,甚至欢呼了一声,爸爸妈妈,你们都重生了?

三人愣了片刻立即拥在一起喜极而泣,但很快他们又分开各自摸索着。

妈妈苏勤惊呼一声,我的肚子怎么这么大,像是怀孕八个月了。

爸爸水哲然也惊呼,我的手指是齐全的,这不是我的身体。

三人又陷入沉默,最后水灵打破寂静,我们这是穿越了,不是重生,我还记得原主的记忆,她也叫水灵,但是只有八岁。

难道是因为前世自己一家为疫病牺牲而换来的穿越?

水哲然叹口气,既来之则安之,这一族人都是流放的,刚到这里就被我们三人占了身体,你们放心,我不会让你们挨饿。

刚说完,三人的肚子齐刷刷的传出咕噜咕噜声音。

水灵发现自己非常想吃八宝粥,前世从来没这么想过。

念头一起手中就一沉,她摸索一下差点惊叫,这是一罐八宝粥啊,怎么来的?

这里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见,她又想:有手电就好了。

没想到下一秒手里就出现了一个小手电,她连忙打开,灯光从下往上照,照出三张面黄肌瘦如饿死鬼的脸。

三人都吓了一跳,但很快又发觉了不对之处。

水哲然皱眉问:手电是哪里来的?记忆里这是古代。

水灵挠挠头,我心里想着要手电就有手电,会不会是我们穿越后的金手指?

苏勤却眼尖的看见了另外一个物件儿,我们都带着那个平安扣,记忆里这原主是没有平安扣的。

三人面面相觑,难道穿越跟这平安扣有关系?这平安扣是水灵前世买的原石切出来的,她取三片做了三个平安扣。

水灵心里大喜,金手指可是穿越的标配,她轻声说:再来两罐八宝粥。

果然手里就多了两罐,三人看着八宝粥口水瞬间疯狂分泌,他们立即一人一罐,几乎是用倒的灌入了肚子,这才好受些。

水灵看着三个空罐子,这可不能留在古代,被外人看去不好解释,心里想:能收起来吗?

三个空罐子立即消失不见,可是无论水灵怎么想着进入空间都进不去,难道是只能往外拿?

水灵极度郁闷,只能拿不能进。

水哲然听见外面有动静,立即将手电关闭塞给水灵,水灵则顺势收起来。

就听门外脚步声临近,然后一个女人愤恨的说道:真是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,你们这一房怎么还不死?

水灵听出这人的声音,是原主的二伯娘孙巧巧,二伯在流放的路上没抗住去了,她非常憎恨水家,倒不是什么夫妻情深,而是恨水家给她带来灾难。

等孙巧巧离开,水哲然低声说:你们都回忆一下原主的脾气秉性,免得露出马脚,好在是同名同姓不会出错,不过小铃铛,你以后得喊爹娘。

水灵点点头,嗯,我知道了。

苏勤有点慌,可是我这肚子咋办?她前世都五十多了,突然怀孕要生娃,有些心慌。

水哲然失笑,你才二十五,怕什么,而且你自己不就是大夫吗?

谁问你了?我问闺女呢,这生二胎得闺女同意。苏勤翻了一个大白眼。

水灵噗嗤一笑,当然要生,我早就盼着有弟弟妹妹呢。

苏勤叹口气,我怕养不活,这要啥没啥,怎么办?

水哲然也皱起眉头,不过安慰道:先睡吧,白天看看情况,一定会好的。

嗯。

嗯。

三人重新躺下,可谁也睡不着,心思各异,这水家从高高在上的侯府沦落到流放之人,真是一言难尽。

精简的说就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侯爷为保家族自尽而死,皇上动了恻隐之心只把他们流放三千里,但并不是奴籍。

水灵忍不住坐起来试着往外拿东西,当她拿出九罐八宝粥的时候就再也拿不出来了。

她心思一动,难道是连通前世家里的办公室那间屋子?那吃的就只有这九罐八宝粥了,吃完怎么办?

她又试着拿办公室里的物件儿,还真拿出来了,果然是连通了前世家中自己的专属办公室,那爹娘也有平安扣是不是也能拿他们办公室的物品?

回头,发现爹娘睡了,她只能等明天再说,她又安耐不住偷偷照了一下镜子。

容貌跟前世八岁时一样,但非常瘦弱,显得眼睛格外的大,只能用一个词形容,那就是呆萌。

天啊,让她一个奔三的人装萝莉,这也太为难人了。父母的容貌也没变多少,依然男的俊女的靓,她收起镜子碎碎念,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。

第二日天将将亮,外面就有人喊:都给我出来。

水哲然一家也起身,水灵把自己的猜测说了,三人立即紧张的分食一罐八宝粥,得省着点。

来到破屋外面,周围的环境破败,杂草丛生,要不是房檐下有驿站两个字,都要以为这里是废弃的鬼宅。

水家五十八口人都在,围着一个身穿青色劲装的大胡子。

大胡子烦躁的说道:现在所有村庄都不接收你们,给你们两个选择,一个是进边境的犯人营,只要肯干活就饿不死。

他顿了顿接着说:一个是你们自己找地方住,我画了地图就回去交差。

随后他又冷冷一笑,别想着逃走,这里河对岸就是草匪的地盘,离开边境只有一条路,你们每个人的画像官府都有,看见就格杀勿论。

族长水东流傲骨铮铮,一把年纪了,脊背却非常挺直,双眸闪着时间沉淀下来的睿智光芒。

他身边站着一个剑眉星目的少年,年纪不大,身量却很高,站在那里如同一把未出鞘的宝剑,跟周围的人有些格格不入。

族长沉稳的说:昨日路过一个荒山,我们就住那里吧。

官差点点头,成,赶紧上路。

虽然水家是流放的,但也有行李,一群人逃荒一样顺着土路走。

水灵看见人群里有个瘦的颧骨高耸的女子,她就是二伯娘,她时不时的会用充满怨毒的眼光看苏勤的肚子。

这个女人到底想什么呢?为什么眼神里充满杀意和恨意,难道有什么深仇大恨?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