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春夏之交的洋城,街上熙熙攘攘,李婉然守在自家的小糕点铺,忙忙碌碌的迎来送往。

她生得美,是城里有名的糕点西施,不知有多少人只为了看她一眼而跨越半个城来买糕点,生意红火得不行。

直到傍晚,所有糕点都卖完了人才散去,李婉然把所有的东西收拾齐整,准备回家,老父老母做好晚饭还在等着自己。

她拉上门,正准备落锁,灵敏的鼻尖一动,一股血腥气直冲她而来。

她急忙扭头,只看到一个浑身浴血的男人步履匆匆的向她跑来,脚步急促好像身后有人在追。

男人捂着受伤的胳膊,看了她一眼,调转方向,扯住还没反应过来的李婉然的胳膊,带着人翻身入门,哐啷一声大力将门带上。

大手扼住她的喉咙,冷眸寒声警告,威胁意味强烈,借你小店一用。

李婉然怔然的看着男人满脸的血也挡不住的凌厉眉眼,乖顺的小幅度点了点头。

她看见了男人挂在腰间突兀形状,是一把枪。

门外传来李婉然熟悉的声音,是负责这一片的巡警赵大哥。

挨个搜,不能放过任何一家。

一家一家的门被敲响,越来越近。

男人的手不自觉的收紧,下颌线绷紧,眼神发狠,右手下移似是要取下腰间的枪。

既然躲不了,干脆一搏。

李婉然咬着牙,心跳如鼓,小声的提议,......你是要躲开他们吗?我可以帮你。

这样的亡命之徒,自觉求生无望,还拿着枪,只怕赵大哥也没法全须全尾的拿下,离得最近的自己更是会成为第一个死的人。

男人的动作一顿,探究的看着李婉然,怀疑的问道:你要帮我?

是要帮他,还是借机逃跑?

李婉然抿唇,我不出去,你可以一直看着我。

男人挑眉,在他一只手就能掐住的纤细脖颈上一扫而过,放开手。

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,发现不对再弄死也来得及。

李婉然深呼吸一口气,飞快的走向一侧,毫不避讳的当着男人的面脱下上衣,只剩下裹胸的内衣,将衣服洒上一泼水,在用力揉了揉弄皱,又用水打湿头发和上身,做出一副刚洗完澡的样子。

扣扣,门被敲响,李妹子,在吗?我们来巡查一下。

李婉然表情镇定的就去开了门,只打开一个小缝,微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:赵大哥,怎么了吗?

雪白的皮肤和粉红的面颊,还坠着几滴水迹,好一副美人出浴的景象。

赵大哥本就喜欢李婉然,此时耳尖泛红,立刻冲自己身后的人大声吼,我搜这家就行了,你们还呆在这干嘛!

其它巡警散开,赵大哥腼腆一笑,声音放柔,李妹子,是有一个被通缉的人逃到咱们这里了,我们奉命挨家找找。

这样......李婉然理解的点点头,然后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自己,赵大哥,我自然是很想配合你们工作的,只是里面都是我还没放好的内衣物......

赵大哥看了一眼门内,缝隙开得太小根本什么都看不见,不过李婉然这么含羞带怯的样子,正常的不得了。

根本没有一丝慌张或勉强。

喜欢的姑娘为难,哪个男人能忍住爆棚的自豪感。

他大义凛然的摆摆手,瞧李妹子这话说的,咱们认识多少年了,我还能不相信你。最近有晚风,还是赶紧擦擦头发吧。

赵大哥走了,李婉然不紧不慢的关上门,回头正对上男人饶有兴味的目光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