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薄崇君?!
这个孩子竟然和音音一个班级?!
云初惊得倒退了半步。
“妈咪?”
音音搂着她的脖子,奶声奶气地解释道:“孟程程欺负我,我不是故意抓他的……”
“你把话说清楚!”
孟夫人激动地站了起来,一出口就是火药味十足:“我儿子怎么欺负你了?”
音音被孟夫人的声音吓得缩了缩肩膀。
薄崇君见孟夫人对音音态度凶蛮,冷冷地抬眸,目光如刀。
云初回过神,平复心情,转向了孟夫人,“我有问你话吗?”
“你什么态度!?”孟夫人如同斗鸡一般。
云初红唇轻撇,描摹了眼线的桃花眼,微微勾挑,一身勾勒腰线的小西服,却衬托出气场尊贵。
“孩子起冲突的时候,你在现场吗?你是当事人吗?我还没了解事情详细,你一上来咄咄逼人,态度蛮横,和泼妇骂街一样。”
“泼妇骂街?你说谁泼妇呢?”
云初不理她。
“音音,人家是怎么欺负你的?你和妈咪说,有妈咪在,不怕。”
音音道:“我午睡的时候,他摸了我的腿。妈咪说,衣服遮住的地方,不能让其他人碰的,我想把他推开,结果,不小心抓到他的。”
云初闻言,看向了对方家长,“这是什么意思?你儿子先欺负的我的女儿,恶人先告状?”
孟夫人蛮不讲理地道:“我儿子才五岁,这么小,能懂什么?就算他犯错,也是无心之失,你看看我儿子被打成什么样,额头缝了三针,以后留疤了,你们拿什么赔?你们是怎么管教孩子的?”
云初反唇相讥:“基本的男女有别都不懂,五岁就知道对小姑娘动手动脚的,你又是怎么管教孩子的?”
“我怎么管孩子,要你来教吗?你女儿打了人,怎么不说?”孟夫人又指向另一个“罪魁祸首”,死死地瞪住薄崇君,声音尖锐:“这个孩子的家长呢?怎么还没有来!?”
园长维护道:“孟夫人你冷静一点……”
“园长,你这么维护这个小朋友,看来这孩子背景不小啊!就算家里有点背景,也不能这么仗势欺人,懂吗?!
再说,你也不打听一下,孟家在京城的地位!你知道我老公孟逢春吗?我再问一遍,我儿子额头上的伤,到底是谁打的?”
薄崇君冷冷地道:“我。”
众人看向他。
小奶包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身姿笔挺,俊美的小脸蛋上,几分冷漠,几分鄙夷。
“我打的。”
“你打了人还这么理直气壮,你家长不管你,我就替你家长好好管教管教你!”
孟夫人恼羞成怒之下,冲到薄崇君面前,高高扬起巴掌。
云初眼见孟夫人一耳光要打落在薄崇君的脸上,阔步上前,一把挡住了她的手。
“你儿子没教养,你也没教养吗?”
“你算什么东西,轮到你跟我说话了吗?”
孟夫人话音未落,门突然被推开。
园长助理匆匆进来,“园长,薄、薄总来了……”
身后,脚步声传来。
母庸质疑,这是一个男人才会发出的脚步声。
兀沉,有力,无形之中,透出一种不容忽视的威仪!
一个穿着墨色西装的男人,紧跟在她身后走了进来。
薄晏卿走进办公室,那一刻,一米九二的身高,衬得整个办公室的气压都压抑了下来。
男人的脸色很冷。
冷到骨子里的那种。
站在灯光下,从云初的角度,只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侧脸,以及那性感的薄唇。
他的唇形薄,像是刀削般,唇色浅淡。
深邃的轮廓,一半埋没在阴影中,紧绷,却冷肃。
薄晏卿……
云初背过身,下意识地将音音护在怀里。
她没想到,竟会在这里遇到他。
薄晏卿第一眼便注意到了她。
他眼眸微狭,望向女人隐忍的背影,冷不丁望见从她臂弯露了小半张脸的音音。
小萝莉怯生生地看着他,嫩生生的小脸,带着几分怕生。
孟夫人一见到薄晏卿,也被男人的俊美与身上凌人的气势深深震慑。
很快,她重振旗鼓,指着他质问:“你就是崇君爸爸是不是!?”
薄晏卿目光转向她。
“是。”
“你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,把我孩子打成这样,脸上缝了针!这件事,你务必给我个说法!”
薄晏卿剑眉一剔,唇锋冷冽,“你在和我说话?”
“不然你以为我在和谁说话!?你少跟我装腔作势!你以为你是谁?”
男人回,“薄晏卿。”
他说完,目光落定在女人身上,身上冷峻的气息,即便相隔数米远,都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“薄什么……”
孟夫人反应过来他的名字,差点咬了舌头,听清楚这个名字,彻底傻眼了。
薄……薄晏卿?!
柏岳集团总裁,薄晏卿?!
尽管,她没有见过薄晏卿的真容,但这个名字,对于她如雷贯耳,却又遥不可及。
华国公民出生以来,无法逃避的三件事。
税收、死亡,和薄氏。
薄氏财阀家大业大,名下的柏岳集团,投资涉及酒店、教育、医院、电器城、大型连锁超市、数码……
几乎垄断了华国的经济命脉。
眼前的男人,正是薄氏太子爷,薄晏卿。
“妈咪……”
音音不适时发声,“这个叔叔好吓人哦……”
薄晏卿循声往来,小萝莉蜷缩在云初怀里,只露出一双小鹿一般无辜的眼睛,偷偷打量着她。
云初将她护得更紧,压低了声音安抚:“别怕,妈咪在呢。”
“爹地。”
薄崇君道:“午睡时,他爬到音音的床上,摸音音,还想偷亲音音。”
顿了顿,小正太露出与男人一样冷峻的眼神:“我讨厌他。”
孟夫人身子狠狠颤抖了一下,态度峰回路转。
“薄总,这……这全然是一场误会!方才是我有眼无珠,不知崇君少爷是您儿子……还望您大人有大量,化干戈为玉帛,不妨将这件事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……”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