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勻水水位告急

沱江水位告急

金沙水位告急

岷水水位告急

辛子期看着这两日,陆续从巴蜀各地送来的求援信,眉心的皱纹就没有舒展过。

近十年来,巴蜀大地上,无论是东南西北,只要一有大的灾害,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来找中方城求援。

辛子期从继任城主之位以来,向来都是有求必应。

但这一次,辛子期作为黄金氏家的当家人,也觉得焚手极了。

老二啊!你就听我一句劝,咱们只需要管好中方城这一亩三分地就好!各地灾情严重,该操心的应该是郡守!郡守要是处理不好,后面不是还有咸阳撑着吗?

秦王以为咱们巴蜀之地是只肥羊,暗地里可没少给我们中方城下绊子,咱们这些年也没少上供,现在也该到了他们出血的时候了!

辛家老大辛子许,摇晃着手中的金算盘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咸阳太远,就算是想要救援也有心无力,郡守昏庸无能,靠他还不如等死!目前唯一的办法,就是由我们兄弟出面组织巴蜀居民自救。

你还真打算往自己身上揽?辛子许带着几分不情不愿的说道。

有求必应是我们流黄辛氏立足巴蜀三百年之本,蜀地有难,辛家责无旁贷。

辛子期说完,亲自走到大门外,敲响了中方城近十年来从未动用过的奔雷鼓,召集辛氏所有主系子弟,商量应对水灾之策。

辛子许无可奈何,手上金算盘运作如飞,开始核算各地所需救援物资。

忽然抬头说道:有个事儿忘了给你说,苏延居不知道是受了谁的蛊惑,说这一次的水灾,是因为没有及时向河神孝敬美貌娇妻所造成的,现在正四处搜罗美女,准备给岷水河神娶妻。

荒唐,身为蜀郡太守,这种时候不思抗洪救灾,反而想着要害人性命,等此次事了,我定不与他善罢甘休。

辛子期怒发冲冠,辛子许却开口笑道:你放心,苏延居这一次有苦头吃了!

辛子期抬头望着他,眼睛里面满是疑问。

选美这种事情,咱们小十一怎么肯错过!就这会儿这个点,这小丫头片子只怕都已经过苍溪山了!

胡闹各地水患严重,处处皆有危险,你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放她出城?

苏延居毕竟是咸阳那边派过来的,你我兄弟都不方便出手,让小十一去闹一下,也无伤大雅!

这丫头可是我们兄弟十人共同带大的,她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,放心吧!我让老六跟着呢。

事已至此,辛子期也无可奈何,只能和赶来的辛家兄弟,一起商讨救援策略。

掌灯时分,数十队车马从中方城中出来,由辛氏弟兄领着奔赴四面八方,辛氏救援正式开启。

满是泥泞的官道上面,辛十一独自一人头戴斗笠身穿蓑衣拍马前行。

偶尔遇到逃难的灾民,都会主动指引他们前去中方城避难。

雨势虽然比之前稍微小了一些,偶尔经过的河道,还是可以看出水位仍在上涨,那些地势比较低平的地方,一眼望过去就像是一片汪洋大海。

还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,即将秋收的粮食,在浑浊的河水之中沉浮。

辛十一第一次觉得,自己是那样的无能为力,只能盼着这雨能够早些停下来,水位不再上升。

就在胡思乱想之际,身下的马儿忽然来了一个急停,险些将她从马背上面给抖落了下去。

阿黄,你想摔死我不成?辛十一紧紧的抓住马鞍,稳住身形,开口斥道。

阿黄仰头大叫一声,以示抗议。辛十一这才发现前方的官道被冲毁了一大截。

如果不是阿黄及时停步,此刻的自己说不定就已经掉进了下方那滔滔的洪水之中。

对不起啊!看来咱们得改道翻山了!辛十一十分没有诚意的道了歉。

阿黄再一次大叫一声,也不知道是不满意这个道歉还是不满意翻山。

辛十一翻身从马背上面下来,轻轻地拍了拍它头:我知道你不喜欢翻山,可我这也不是没办法嘛!

我现在急着去岷水救人,你听说过河神娶妻吗?

这世上哪有什么河神?不过是想用怪力乱神之说去愚弄百姓而已。

愚弄百姓也就罢了!还要白白牺牲一个女娃的性命,作为巴蜀第一女侠,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啦!

呵呵

辛子可正用商量的语气跟阿黄絮叨,想要得到它的认同和支持。

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声轻笑,回头一看,离自己三米开外的松树下面,一个同样带着斗笠披着蓑衣的男子,正带着几分好奇地望着她。

你笑什么?

辛子可脱口问道。

姑娘是在跟马儿说话?那男子一开口,辛十一眉头就皱了皱,直接回了一句:与尔何干

牵着阿黄沿着官道往回走,准备找一处适合翻山的地方。

那男子却紧跟其后,边追边问:姑娘可是要去岷水,在下可否同行?

辛十一并不理会他,听他说话的口音,并不是巴蜀之人,哥哥们从小就教她防人之心不可无,辛十一还有意的加快了脚步。

总算寻得了一处地势比较平坦的位置,拉着阿黄就往山上爬。

阿黄好像极不情愿走山路,四蹄稳稳的站在原地,半点也不配合。

辛十一见那陌生的男子追了上来,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愤怒。

对阿黄厉声说道:你要实在不愿意翻山,现在就原路返回,我只需要飞雁传书回去,镜台大鼎就是你最后归属。

反正上月,从义渠那边买了不少良驹回来,有你无你对我来说都没有多大影响!

这一番威胁果然起了作用,阿黄垂着头十分配合的跟着上山。

姑娘,你这马儿真的听得懂人话?

身后的男子也跟了上来,辛十一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:路这么多,你为什么非跟着我走?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